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情少主心尖宠

更新时间:2019-04-19 14:27:26

冷情少主心尖宠 已完结

冷情少主心尖宠

来源:微阅云作者:锦瑟_cj分类:言情主角:花已陌慕流年

主人公叫花已陌慕流年的书名叫《冷情少主心尖宠》,本小说的作者是锦瑟_cj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五年前,一场大火毁了他的婚礼;五年前,他的未婚妻留下只言片语,说是因为妹妹的屈辱和伤害,她才离开。那场大火里,他失去了亲人,也失去了爱人,可罪魁祸首的妹妹,却从此没了踪迹……五年后,他找到了她,圈禁成女佣,至此诱身、骗心,折尽她身上的羽翼。他发誓,一定要让她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屈辱和伤害!什么是生死不如!可到最后,他却发现,他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暗夜魅宠, 几番轮回,如今,谁是谁的心尖宠?谁又是谁的心头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笑了起来,苍白的近乎透明的脸上,笑容无限的悲怆,她自是知道她这样的小人物,面对有钱有势的慕歌山庄什么也不是,即便是对抗也不过是蚍蜉撼树,何况,慕歌山庄动动手指,她就会像是一只蚂蚁一样被捏死,十分容易。这么多年的清苦,她别的不会,就会认清自己的位置。

她,花已陌,对于这个世界是没有存在感的存在!

对于陌寻枫,她自知没有资格与他并肩站立,所以,从来不曾妄想。

而现在,对于慕歌山庄,花已陌知道,那些伤害她不能抵挡分毫!只是,她很好奇,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还是,她长着一张让他憎恶的脸?

也好,薪资优越,母亲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那么,为了这唯一的亲人,她又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醒了?”低沉的嗓音有着来自地狱般的阴冷,慕流年看着花已陌脸上的表情流转,看着苍白的脸上绽放的笑容,不由得皱紧了眉,真是碍眼极了,她居然还会笑!

直觉的,他想剥夺她所有的欢乐,如果,这么些年他都没有欢乐,又怎能容忍她没心没肺的欢笑生活。

他在地狱,那么,她,花已陌,也只能在那里,匍匐在他的脚下!

花已陌一怔,笑容僵在脸上,是他!怎么还不放过她?

转而自嘲的笑了笑,她是谁,怎么会奢求他放过她?一切只会变本加厉而已。

花已陌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仍然眩晕的厉害,窗外的阳光铺洒进来,恍得她更晕了。

“醒了就去刷狗窝,给狗洗澡。这里不养闲人!”阳光洒在室内,笼罩在阳光中的花已陌就像是透明的,苍白羸弱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掉。慕流年的眉宇皱的更紧了,似乎很不满意这一现状。

花已陌身子一僵,没有说话,只是嘴角的笑意飞快的消失掉了。掀开被子下了床,小巧的玉足踩在暗红的地毯上,魅人心魄。

“怎么,想诱惑我吗?”慕流年深邃的眸子流动着幽暗的光芒,目光似有似无的扫过地毯上玉雕般的双足。

“不敢,鞋子不在这里。”花已陌淡淡的说,竭力不让心里的惧意泄露出来,鞋子不在床边,刚刚她可是晕着进来的。

不是昨晚的惊惧不安,这样似乎是宠辱不惊的一张脸,很是无趣,而他慕流年,很喜欢打碎这份平静。

“把狗窝打扫干净,给狗洗完澡,然后打扫屋子。”慕流年淡淡说道,然后转身大步走向门外。

“我想知道,是不是我真的和你有什么过节,还是我长了一张和某人一样的脸让你心生厌恶?”花已陌盯着那高大的背影,缓缓的说,语调清朗,字字清晰入耳。如果念歌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一个,那么她不以为她以前和他会有什么纠葛,只可能是她长着一张神似某人的脸,替身是吧,小说中很多这样的情节。

慕流年身子一顿,这才想起来,那个该死的女人失忆了,对于忘掉所有的人,惩罚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

他缓缓转过身子,冷冷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会,冰冷的视线像刀子一样扎在花已陌的身子上,让人心惊胆战。

花已陌攥紧了拳头,咽了口口水,努力挺直自己的脊背,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即便是死,也请让我知道是怎么死的。”

她要知道究竟是哪个原因,要知道有怎样纠结的过往。

慕流年无声的笑了,薄唇便邪魅的笑容有着深深地嘲讽:“你不配知道发生什么,只要记住,你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你应该承受的。”目光扫过她苍白如雪的小小脸蛋,“这张脸看起来还真是让人心生厌恶,你还真是不配拥有这张脸!”冷冷的抛下一句,转身跨出房门,这个狠毒的女人怎么配拥有那样的容貌?

果然,是这张脸惹的祸!花已陌怔怔的抚着脸颊,深吸口气,绽放笑容,花已陌,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那份工资就是受折磨挣来的,没什么可以打倒她!

碧绿松软的草坪上有一颗很粗的银杏树,已是暮春时节,树上已是一片嫩绿的树荫。

花已陌小心的踩在草坪上,轻手轻脚的向前走,林叔说狗窝就是树下的小白房子,还说这只狗很大。

大狗就看起来会很凶吧?花已陌摸摸头上紧张的汗水,她真的和狗没有什么接触,除了小时候救过一只可爱的小狗狗,还真的没有再碰过狗。

花已陌蹑手蹑脚的走到树下,屏住呼吸探出头看过去,正是中午,很大的狗狗蜷在小屋里,在太阳下睡得安然。

打扰它睡觉不知道会不会咬她?花已陌咬着下唇站在树后纠结了。她怕被咬啊,那么大的狗,是不是能吃了她?她想到这儿,打了个冷战。

“狗狗,你醒了吗?”她探出头小心的喊着,而姿势是准备随时逃跑。

狗狗动了动身子,把头抬起来,大大的眸子静静的盯着她,不言不语却压力十足。

这哪里是狗,花已陌惊得小心的向后退了两步,明明就是狼的样子啊!它不会突然跳起来扑向它吧?

“那个,你别生气,我不是要叨扰你睡觉,我是想给你整理一下屋子,再给你洗澡澡,好不好?”软糯的声音配上努力摆出的灿烂笑容,小心的讨好眼前的某只非人类。

狗狗斜睨了她一眼的,把头又埋下去,准备接着睡觉。

这怎么办啊?花已陌哭丧着脸脸,怎么把这尊大神请走啊?她挠挠头,蹲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手里拿着刷子无意识的刷着草坪。

哎!她叹气,索性坐下,抱着膝盖,无语。那只狗和他的主人真像,都是那么不屑一顾,狗随主人,真是没错。

她体会了比在它主人面前更深的无力感。怎么办,怎么办?她总不能把它赶出来吧,她没有那个胆子啊!

呼呼·······怎么起风了,还是热乎乎的风。热乎乎的风,她猛地抬起头,不知何时那只大狗已经站在她的眼前,大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啊~”她惊恐的大喊,爬起来就跑,可是一个踉跄又摔在草坪上,不等她爬起来,大狗已经飞扑到她身边,大眼里满是兴奋。

兴奋?!是因为有她的肉吃了吗?花已陌惊恐的躺着,不敢动一下,要死了,要葬身狗腹了!

她闭上眼,不敢再看。看不到咬起来是不是就不那么疼?她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

“狗狗。不,狗少爷,那个,我是来给你当佣人的,别咬我好不好?”花已陌小小声的商量着,期望它能听懂人言。

没有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上蹭了蹭。

花已陌小心翼翼的把眼睛睁成一条细缝,那个庞然大物正趴在她的身边用头在她的身上蹭啊蹭,看她睁眼,一双大眼高兴的盯着她。

是要和她玩吗?花已陌小心翼翼的坐起来:“你不是要咬我吗?”

大狗狗看了看她,突然伸出舌头,啪嗒啪嗒舔着她的脸,尾巴摇得异常的欢快。

“好痒,不要啊!”花已陌躲避着,满脸的口水啊。

狗狗以为花已陌和它玩,就更用力了,一时间满园的狗叫声,欢笑声。

慕流年脸色阴沉的看着窗外庭院上游戏的一人一狗,深邃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一双握着阳台栏杆的手更是用力到青筋凸起。

大牛不喜欢陌生人,这也是他让花已陌去打扫的原因,即便是以往念歌来,大牛都不假辞色,从不靠近,今天居然和那个女人玩成一团,是那个女人手段高超到连狗都可以驯服吗?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暖婚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