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最亲爱的你

更新时间:2019-04-12 18:04:16

我最亲爱的你 已完结

我最亲爱的你

来源:微小宝作者:鹧鸪天分类:言情主角:梁思源邓家砚

小说主人公是梁思源邓家砚的小说是《我最亲爱的你》,本小说的作者是鹧鸪天所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兜兜转转,最爱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邓家砚漫不经心的低头玩着手指,他虽然没动没说话,可我却总觉得他的唇角有若有似无的笑。

为啥他想结婚就结婚?为啥他想笑我就笑我?

“是,”我赌气的喊:“周川是我男朋友。”

警察被我喊愣了:“谁问你这个了?”

囧。

“既然是你男朋友,那他不能来接你了。”警察同志好心的告知我:“他酒驾,被交通管理部门带走了。最早的话,也要等酒醒才能出来。”

酒驾……

邓家砚同样好心的提醒着我:“酒驾严重的是要被判刑的吧?就算是一般情况,怕是也要禁驾五年……既然你也是来报警的,那也不用男朋友来接了吧?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啊!”

警察同志在我俩之间看看:“你认识她啊?”

“不熟,”邓家砚打趣着说:“只是以前认识的一个邻居。”

他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害我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邻居好啊,要不你先帮这个姑娘把罚款交上?”警察同志说:“这姑娘没有暂住证,还没有身份证。而且,她还很有当二房东的嫌疑……只要有人证明她不是闲散人员就好了。”

“不用了,”我赶紧拒绝:“我可以在打电话……”

邓家砚笑的我极其不舒服,他说:“我也想帮着我们国家的警力机构减轻负担啊,可是她不用我。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强迫着人家姑娘跟我走吧?”

警察同志不耐烦的挥挥手:“赶紧让人带你回去!在我这儿是想蹭饭吗?人愿意帮你,你怎么还不领情不道谢的。”

我怂惯了,被警察这么一说,整个人也开始动摇。犹豫了半天,脸涨的都要炸掉了,声音似乎只是在嘴里来回的打转:“家……邓家砚,麻烦你了。”

“不用谢我,要感谢我们国家的制度啊!”邓家砚一边跟着警察去办手续,一边轻巧的说。

虽然他是好心,却怎么都像是在说风凉话。

不知道他是怎么协商的,反正问题解决了。我俩从警察局出来,八月末尾的夜晚,天气依然热的要命。

“谢谢你,”我不想再麻烦他:“罚款的钱,我会还你的。”

邓家砚倒是没说什么:“行啊,我婚礼的时候,给我包一个大点的红包好了。这样,我在老婆那也有面子些。”

我憋的都快吐血了,这才控制住自己想要询问他老婆的冲动。

“那我先回去了。”我四下看了看:“这里正好有转到我家的公车。”

我刚要迈步,邓家砚正好拉住我。

拉扯之间,我一个踉跄,重心不稳,直直的冲邓家砚摔去。他倒是眼疾手快,一个闪身。

我摆出了一个极为难看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邓家砚站在我旁边哈哈大笑,路灯下,他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啊,总是爱摔跤……现在摔倒还哭不哭了?”

他坏笑着说:“思源,你跑几步我看看?”

哭……哭你个大头鬼!

邓家砚从小身材比例就好,上树爬墙,他都非常的协调。而我,从小身材比例就很失衡。现在大了还能好一些,小时候完全是脑袋大身子小。因为脑袋出奇的大,瘦小的身子总是扛不住脑袋,结果额头经常性的被磕。

额头一肿,脑袋看起来更加的大。为此,院子里的小孩总是偷着笑我。而邓家砚很是恶趣味,他不让别人笑,自己总是笑的明目张胆。甚至有时候我不摔倒了,他还会挑逗着说,思源,你跑几步我看看?

我一跑,肯定是要摔倒的。而邓家砚的那句“没事儿跑几步”更加是我的噩梦,只要他一说,我必摔无疑。

邓家砚可能跟我一样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气氛一下又转换为伤感和尴尬。

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我回去了。”

“我送你。”邓家砚郑重的解释说:“我会送你,不是因为我们老邻居之间的情谊。我会送你,完全是因为我将你从警局带出来的。我将你带出来,我自然就有责任保证不让你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大半夜跑到街上流窜。免得你,在给我们国家的警力系统添麻烦……你懂吗?”

其实我没太听明白,可看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大概的意思应该就是说,他有非送我不可的理由吧?

我安慰自己,这不算是我想要依靠他的,是他主动要求的……想完以后,我瞬间觉得心安理得。

一路无话。

等到我家楼下,我赶紧遁走:“谢谢你了,我先……”

邓家砚也将车熄了火:“梁思源,你妈一直怎么教育你的?做人啊,要记得饮水思源……我今天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不请我上去坐坐?”

我本能的拒绝着:“可是……现在很晚了呀!你上去,不合适吧?”

邓家砚在车里45度角的仰望了下夜空,仰脸仰的都出抬头纹了,他明媚而忧伤着说:“这么晚了,我因为帮你还不能休息。你觉得你不请我上楼喝杯水,这说的过去吗?”

我似乎……是挺说不过去的。

邓家砚中规中矩的跟着我下车,沉默寡言的跟着我上楼。电梯上,正好碰到了住同一楼层的老大爷,电大退休的吴教授。

“小梁回来了啊?”吴教授看了看我身边的邓家砚:“你男朋友?小伙子长的很不错嘛……小伙子,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我怎么觉得你这么眼熟?”

邓家砚风轻云淡的说:“可能我长的比较大众脸吧!我有次坐火车,一姑娘跟我说了一路的话,最后才发现自己认错人了。”

吴教授求知求真的精神比较严重,遇到问题总是喜欢刨根问底:“我教了一辈子的学生,你肯定不是大众脸……我看,那姑娘是喜欢你吧?小梁啊!这么帅的小伙子,你可得看紧点啊!”

“其实我们……”

话还没说完,邓家砚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到了。”

下了电梯,吴教授笑呵呵的回他家去了。

“你怎么不让我解释啊!”我小声的抱怨:“都是邻居住着,让人误会多不好?”

邓家砚似乎觉得我的行为十分的幼稚:“我们是不是男女朋友,跟他解释什么啊?就算他怎么想,也改变不了什么,是不是?浪费口舌。”

呃,他好像说的有道理。

我也不在跟他纠缠这个问题,带着他往我住的那户走。

屋子里面打了隔断,就算是白天,进门的位置也黑乎乎的。再加上是晚上,玄关的位置没有开灯,里面更加是漆黑一片。邓家砚拿出手机照路,摸着路带我往里走。

往前走了一段路,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邓家砚并不知道我住哪间啊?

可是这个问题我想起来的太晚了,邓家砚直接奔到主卧去,而主卧的门又没锁,门直接被他推开了。

这间房子的主卧格局我十分的喜欢,是属于那种圆弧形的大房。衣柜、电视、冰箱、电脑……所有的设施都是齐全的。按照这样的规格,要3000一个月,真是一点都不算贵了。

主卧的门直接对着主卧的卫浴,邓家砚推开门的时候,主卧住着的女人正巧在洗澡。

而更加正巧的是,她不但没有锁房间的门,连卫浴的门她也同样没关。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异世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