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91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剑之卓绝

更新时间:2019-04-11 15:26:22

剑之卓绝 连载中

剑之卓绝

来源:微小宝作者:一骑逐风分类:玄幻主角:林十二

《剑之卓绝》是作者一骑逐风创作的玄幻仙侠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剑之卓绝》精彩章节节选:一朝剑榜题名,闻名长安。一朝道门追杀,浪迹天涯。一柄剑惊天地,一作符泣鬼神。生来缺丹,以剑气填魄。道不成,难守长安,道成,魂飞魄散。名之卓绝,剑中卓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道门有人来,去荒原那里。"庄羽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看了看酒桶。

酒桶点了点头,将林十二扛上阵灵丑驴的背上,摸了摸驴脑袋,低声道:"走。"

丑驴有些不解,不就受了些伤,在这里医治医治不就好了?心中虽然困惑,还是驴嘶了几声,朝着那藏书肆飞奔而去。

“诶,林十二!”熊二十五看着那驴驮着林十二越来越远去,越来越深入黑暗里,突然感到有点担心,忍不住站起来朝着那边叫了一声。

林十二昏迷在驴背上摇摇晃晃,回应熊二十五的是一片静寂,熊二十五慢慢地沉默下来。

“小兔崽子,去吧,回草斋。”脏老头一把把他抓起来,朝着草斋的地方飞投过去。

听得黑暗中传来沉闷的一道响声夹杂着熊二十五骂骂咧咧的哀呼后,周围重归沉寂。

正当脏老头和二先生相顾无言的时候。

只见漆黑的夜空突然迸发出了剧烈的光芒,一道道天雷突如其来地降临,纵横夜幕。

“有人,渡劫?”脏老头好奇地看向了天雷聚集的中心——秋名山。

天雷涌动,世人俱惊。

破劫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每个月都在发生。

破元观劫比较令人瞩目,但也仅此而已。

但足以让无数人蜂拥围观的是,渡劫的苏半秋,今年刚赶到京城准备入启院,他今年刚满十六岁。

盛唐十五年早春四日,史称半秋渡天劫,苏半秋成为人族以来最早挑战元观破劫的少年天才。

即使在这越来越深的夜里,长安城内的风云依旧势不可挡地涌起,甚至惊动了秋明族内隐世百年的老怪物。

脏老头和二先生看着秋名山,静等着破劫的结果。

只见一阵阵激烈的玄气波动自那山头迸发,如同湖面上的涟漪一般,一层一层地震荡起黑夜上的云。

那秋名山上,有人影飞快地踏碎最后一道天雷,伴随着巨大的轰鸣,一道中气十足的嘶吼爆发出来,带着毫不掩饰难以掩饰的激动和狂猛的嘶哑。

“鄙人,苏半秋!”

作为启院总教的脏老头自然听说过苏半秋的名字,也了解他的年龄,于是震惊地失语,过了好久才断断续续地说道,“天赋异禀啊。想我,想我当年破元观已经是三十多岁的时候了。”

二先生也激动,但较之脏老头更淡定,他突然想到刚才的林十二和他神秘的古剑,让人讶然的剑领悟力。“这一天,这一年的长安,注定风起云涌啊。”二先生看着那久久悬停在秋名山上的玄气,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就是现在我带的那群小子素质不行啊。就刚才的林十二啊,中午在剑迹的时候,本以为他真的能直面剑壁,不想我绕了一圈回到那里,他早已不见踪影了啊。这苏半秋修为够深,但剑斋试禁止玄气,启院自人魔大战后逐步没落,今年第十年了。这次怕是又要输一场剑斋试给那几个老头子了。”脏老头叹了几口气。

二先生否决地一笑,说道,“脏小子,非也。人才辈出啊。放心吧,只有蠢货教出来的学生才会连着十年输掉全部的剑斋试。”

脏老头脸上讪讪笑了几下,心里却大骂出口,特么的明知道我做了这十年的总教,这不是拐着弯骂我吗?

……

另一处,几炷香的时间,三个人一头驴就深入到了草原深处。

一览无遗的平地上悄声无息地出现了一座小小的三层阁楼,爬满了藤蔓,几乎与周围融为一体,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无法发觉。

"进去再说。"庄羽敲了敲门。

酒桶看了看后面,黑暗中没有人跟来,点了点头道。

砰。

藏书肆的门毫无征兆地打开,走出个普普通通的老人,没有长须,没有长眉,只一身长袍,手捧书卷,平凡的如一个路人。

"有个学生受伤了,可能和界有关,外面有青衣瞎子来访,不好说话,进去里面再说。"酒桶附耳说道。

老人眼中一亮,又闪过几抹疑惑,点了点头,让开了一条道。

丑驴驮着林十二走进了藏书肆,驴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了些许响动,林十二被吵醒,有些迷茫地眯开眼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只见到了书,全是书架,书架的深处连书架也懒得摆,一大堆书就一摞一摞地堆起来,杂乱无章。

剧烈到麻木的疼痛让林十二再度昏迷过去,只记得隐约看见了个普普通通的老人手捧书卷,凑了过来。

"是不是?"酒桶看着正感知林十二体内情况的老人,有些急切地问道。

老人淡淡地看了一眼酒桶,道:"稍等。"

酒桶正了正衣冠,点了点头,不再出声,有些好奇地端详起眼前的老人,总有一股熟悉感迎面而来,这股感觉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咦。"老人治着林十二的伤,也慢慢的探查他的脉络,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一声轻咦。

酒桶道:"怎么了?"

"没什么。"老人轻轻摇了摇头,那个人此时已过魔界,这小孩又是那儿来的,第二个界人?

老人暗自想着,感受着林十二灵魂中那股钝钝的剑意,随心而动,不留意间手中飘摇出点点剑光,淌进林十二的伤口内,伤口慢慢地愈合。

"不想你还会用剑?"二先生看那精纯的剑光,有些惊讶地问道。

老人一愣,看着手中不知什么时候闪烁而出的剑光,随即飞快收起,含糊道:"略懂。"

酒桶看着老人点了点头,眼中有着股困惑的漩涡一点一点地淌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十二严重的伤势已经愈合,鲜血止住,只袍上还留有点点血渍。

"这人,跟界应该没什么关系,但是,我也看不透他,这件事压下来,别传出去。"老人凝重的看着正昏迷的林十二,说道。

酒桶点了点头和庄羽对了下目光,庄羽默不作声像是默认,于是酒桶唤了一声,丑驴从外面窜了进来,酒桶正准备把林十二再扛走。

老人不经意看见了那林十二背上背着的古剑,突然发愣,鬼使神差地发出了声音,“哎……”

“嗯?”

“把他留下来吧,等他醒了我再看看有没有隐伤。”

“好。”

老人说完后一脸复杂地看着那头丑驴,似有什么想说,最终没有开口。

丑驴的眼神触及了老人的目光,心中暗道,这老头看我干嘛?心下有些挂念,那丑驴走到了门口,不由得回头一望,这才离去。

庄羽和酒桶带着丑驴离去,老人看着丑驴离开的地方沉默了半晌,伸手摸向了林十二背上的古剑,上面锈迹斑斑。

伴随着老人轻按在上面的手指移动,那剑不服地颤动起来,老人微微一笑隐隐散发出一股威压,那桀骜的剑竟是突然沉寂,安安静静地服从。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耽美小说
  3. 宫斗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